分类目录归档:吴语与苏州话

苏州话是吴语的代表方言。在这里,你可以认识吴语,认识苏州话。

苏州话中的特殊音

1. 清浊对立: 在开始介绍苏州话中几个特殊音变现象之前,我们先重点说一下清浊对立。 清浊对立简单地用本站拼音举例为“b”和“p”的对立,也就是英语的“b”与普通话的“b”的区别。 更简单的理解方法就是,英语“big”中的“b”就是浊音,而“spend”中的“p”实际发的音就是清音b。 浊音系统是吴语区别于其他发言的最大特点,这也是对中古汉语【唐宋时期】的继承。 —-<<点此欣赏中古汉语《清平调》>> 发好浊音是学好吴语的关键点。因为存在连读变调的现象,浊音比起声调更能区别字词。

发表在 基础知识, 教程①→拼音 | 标签为 , , , | 留下评论

七个单字调与五度声调标调法

把一条竖线四等分,得到五个点,自下而上定为五度:1度是低音,2度是半低音,3度是中音,4度是半高音,5度是高音。一个人所能发出的最低音是1度,最高音是5度,中间的音分别是2度、3度和4度。 一个音如果又高又平,就是由5度到5度,简称为55,是个高平调;如果从最低升到最高,就是由1度到5度,简称为15,是个低升调;如果由最高降到最低,就是由5度降到1度,简称为51,是个全降调。 本站对于苏州话声调的标记方法就采用五度声调法。 苏州话城区的七单字调 苏州方言(城区)一共有7个单字调。所谓单字调,也就是单独读这个字的声调,这个单字声调是固定的。所谓连读变调,就是一个在字,随着它在词(通常有1到4个组成)中位置的不同,而表现出声调的不同。

发表在 基础知识, 教程①→拼音 | 标签为 , , , | 留下评论

7 苏州方言活动的历史记忆(作者:石汝杰、王稼句)

转自<名城苏州网站>-http://www.2500sz.com/ 基督教在苏州的传教活动,约起于同治六年(1867),传教者有长老会的史密德、马维廉,内地会的戴德生等,惨淡经营,遂获成效,入教者日多。光绪六年(1880),在苏州的美国监理会传教士潘慎文、费启鸿等用苏州方言译成《新约全书》在上海出版。但这并不是最早的苏州方言译本《圣经》,据顾长声《〈圣经〉中译本版本简介》等介绍,苏州方言译本《圣经》,不像其他方言译本那样有中外文对照,而只有中文,光绪五年(1879)出版《福音书》和《使徒行传》,十八年(1892)出版《新约全书》,三十四年(1908)出版《旧约全书》。据说,苏州方言译本《圣经》的版本约有七种之多。

发表在 苏州文化概论节选 | 标签为 , , | 留下评论

6 苏州方言与吴语文学(石汝杰、王稼句)

转自<名城苏州网站>-http://www.2500sz.com/ 胡适在《吴歌甲集序》里谈到吴语文学时,这样写道:“介于京语文学与粤语文学之间的,有吴语的文学,论地域则苏、松、太、杭、嘉、湖都可算是吴语区域。论历史则已有三百年之久。三百年来凡学昆曲的无不受吴音的训练;近百年中上海成为全国商业的中心,吴语也因此而占特殊的重要地位。加之江南女儿的秀美久已征服了全国的少年心;向日所谓南蛮 舌之音久已成了吴中女儿最系人心的软语了。故除了京语文学之外,吴语文学要算最有势力又最有希望的方言文学了。”

发表在 苏州文化概论节选 | 标签为 , | 留下评论

5 苏州方言与戏曲(石汝杰、王稼句)

转自<名城苏州网站>-http://www.2500sz.com/ 方言和戏曲声腔流派有密切关系,我国地方戏曲可分昆腔、高腔、梆子、皮簧四大类,此外还有一些民间歌舞和小调,其中任何一种声腔从起源地流传到另一地,往往结合新地的方言和音乐成分而发生衍变,造成一种声腔的新派别。昆腔在其他地方的流传中,则比较保守,王骥德《曲律》说:“昆山之派,以太仓魏良辅为祖,今自苏州而太仓、松江,以及浙之杭、嘉、湖,声各小变,腔调略同,惟字泥土音,开闭不辨。”“然其腔调,故是南曲正声。数十年来,又有弋阳、义乌、青阳、徽州、乐平诸腔之出,今则石台、太平梨园几遍天下,苏州不能与角什之二三。” 昆腔是建立在吴语基础上的。吴语的音乐性物化为声母、韵母以及声调的极其丰富,与北方方言不同。吴语保留着全浊声母和尖音,保留着许多单元音,尤其在声调方面,不仅保留着全套入声字,而且平上去入各分阴阳,原则上具有八个调类。吴语的语音特点决定了南曲缠绵婉转的整体艺术风貌。而吴语区域几乎是百里不同音,小方言种类之繁多又导致南戏声腔杂沓纷纭,乃至地方小戏种遍地开花。

发表在 苏州文化概论节选 | 标签为 , , | 留下评论

4 苏州方言与吴歌(石汝杰、王稼句)

转自<名城苏州网站>-http://www.2500sz.com/ 苏州方言的文化延伸,构筑独特的苏州文化景观,在歌谣、戏曲、小说以及社会风俗等方面都得到深刻的反映。胡适在《吴歌甲集序》里谈到吴语文学时说:“吴语文学向来很少完全独立的,昆曲中的吴语说白往往限于打诨的部分,弹词中也只有偶然插入苏白,直到近几十年写倡妓生活的小说,也只有一部分的谈话用苏白,记叙部分仍旧用官话。要寻完全独立的吴语文学,我们须向苏州的歌谣里寻去。”

发表在 苏州文化概论节选 | 标签为 |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