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听苏州话培训班的笑场

查看来源:苏州广电

6位苏州人,他们的发音将代表苏州进入国家语言库永久保存。这6位”苏州话发音人”按照年龄分为青、中、老三组,12月20日他们将正式亮相。

而根据苏州电视台的统计,苏州话方言节目《施斌聊斋》的拥趸中,很大一部分是新苏州人。对于这部分忠实的观众,他们并非生长在苏州,但现在生活在苏州,他们对苏州的文化包括语言充满了浓厚的兴趣,他们希望通过讲苏州话融入这个城市。在这种需求下,苏州话培训班应运而生。

苏州话培训班,笑场一浪过一浪

12月8日晚,坐到教室里,吴波的心里竟然有些紧张。毕业五年,吴波这还是第一次坐下来重新当学生,不过这次学的既不是英语,也不是计算机,而是苏州话。教室不大,连自己一共11名学生,老师则是一位来自曲艺团的评弹演员,看上去很年轻,和吴波心里想的“老苏州”似乎差别很大。 吴波领到了一份“苏州话培训”的内部教材,上课开始,老师通篇只讲苏州话,每讲一个苏州话韵母发音,都会要求同学重复读几遍。每人轮完一遍,按老师说还是“相当洋泾浜”。吴波有种重回学生时代上外教课的感觉,不同的是,学生时代自己不喜欢学英语,现在却对苏州方言抱着浓厚的兴趣。课堂气氛很活跃,老师一连教了苏州话中的几个韵母的发音,有的同学耍聪明自己造句,常常引得大家哄堂大笑。而这节课,吴波自己记住了“介化铜钿”的读法,心想以后可以派上大用场了。

这是苏州科技培训中心首届“苏州话班”的课堂一幕,2个半小时的课程,几乎是在笑场中度过的:

老师在黑板上标注了韵母(O)的发音,让大家练习“丫叉”,韵母(O)在苏州话发音中很常见,“丫叉”就是代表。一位来自山东的同学怎么读都是“龌龊”,而且对自己的发音很自信,觉得苏州话“丫叉”和山东方言“龌龊”没多大区别。

一位同学来自南通,是所有学员中老家距离苏州最近的。这位同学本来就听得懂苏州话,通过学习,自己造了个集中韵母发音的句子“观山上一只小猫在抓蟑螂”。其他同学都投来羡慕的目光,但老师却说,怎么听都像吴江话。 来自湖北的同学,一直铭记老师传授的“舌头顶住牙齿”的发音秘诀。整堂课,他几乎都在默念一句话:“搿么今朝头正好,倪一淘去哉哇”。这位学员女朋友是苏州人,这句话是他准备对女朋友说的。

学讲苏州话,是为了融入这个城市

庄杰是苏州公共交通有限公司营运处副处长,在“苏州话培训班”上,他是最活跃的学生。不仅自己来学,他还把同科室两个年轻的下属也拉来上课。按照庄杰的话说,上课的费用单位不报销,但是学好苏州话对他们将来发展有好处。 在课堂上,庄杰敢大声地说,不像其他人一样羞于启齿。庄杰说,他来苏州已经整整十年了,“家主婆是苏州人,小囡也会说苏州话,虽然有语言氛围,但是自己还处在听得懂的初级阶段”。早在几年前,他就四处寻找苏州话的培训班。 对于学讲苏州话的原因,庄杰说这是工作需要。庄杰是公司中层干部里唯一的外地人,平时开会,大家讲话都是苏州话,一到庄杰这边就改用普通话,庄杰对此感觉很别扭,总觉得和同事有隔阂。另外,由于工作的特殊性,庄杰经常会面对一些上了年纪的苏州人,不会说苏州话常常使他不知所措。

和庄杰的意图一样,苏州科技学院2009年的应届毕业生,也把学讲苏州话看作是自己在苏州找工作的砝码。从今年11月开始,苏州科技学院开始针对大四学生开展“学听苏州话,增加就业技能”的系列讲座。出乎校方的意外,讲座场场爆满,甚至还有其他学校的毕业生赶来旁听。大学生们都有这样的共识:想在苏州找工作,听的懂甚至会讲苏州话绝对占便宜。

在记者采访中,学习苏州话更多的是在苏州定居生活的“新苏州人”。他们在苏州置业、结婚、生子,有的还与苏州人组建了家庭,他们早已把苏州当作自己今后生活的地方。他们迫切希望融入这所城市,他们喜欢听评弹,喜欢看苏州电视节目《施斌聊斋》,他们希望通过学讲苏州话真正成为这个城市的一员。

苏州话培训,招老师比招学生更难

无独有偶,苏州仁智培训、苏州农业职业技术学院等几所培训机构,都在近期开出和准备开出苏州话培训班。几位培训学校的负责人告诉记者,报名学习苏州话的都是来苏州生活了几年的外地人,年龄集中在30岁左右。而培训学校请的苏州话老师一般都是评弹演员,因为他们既是吴方言工作者,也有表演经验,有助于活跃课堂气氛。

其实,早在2003年,苏州就诞生了苏州话培训班,但是由于运营的问题,一段时间后又销声匿迹。 对于众多培训机构来说,开办苏州话最难的并不是招生,而是找到一个合适的老师。早在前几年,苏州出现苏州话培训班,一位地地道道的“老苏州”当任老师,在课堂上“老苏州”把每一个苏州话发音都用普通话汉字标注出来。学生学的费力,自己也教得无趣,最终导致培训班半途解散。而更多的苏州话培训班喜欢把评弹演员请来当老师,因为评弹最大程度地保留了苏州方言,似乎这样更正宗。但苏州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的专家顾卫东认为,“评弹是一种艺术形式,这样的苏州话并不适合于日常对话”。苏州话教学也缺少相应的教材,虽然网上关于苏州话的讨论和资料很多,但系统科学的教材却一直没有。

不过,也一些苏州人把教授苏州话作为兼职外快的来源,在园区某外资企业工作的沈菲就尝到了这样的甜头。27岁的沈菲是苏州人,因为常接触一些想学苏州话的朋友,沈小姐干脆自己做起了苏州话家教。3年间,沈菲教过不少大人小孩,甚至老外,到后来,沈菲把退休在家的妈妈也拉下水。现在,沈菲和妈妈每周都要去做家教,除了每月有千元左右的收入,沈菲觉得自己的兼职工作挺有成就感,“我们也算是苏州话的推广者”。

6位苏州人发音,进入国家语言库永久保存

谁能代表苏州话,是否“老苏州”讲的苏州话就最正宗?最近,苏州语委受国家语委的委托,在苏州寻找苏州话发音人,并最终建成苏州话语音库。顾卫东介绍,现在他们已经选出了6位苏州人,他们的发音将代表苏州进入国家语言库永久保存。但是否他们所讲的就是最正宗的,顾卫东解释,之所以选择这6人,是因为这6人代表了青年组、中年组和老年组不同年龄段苏州话的特征。苏州话也在不断地发展,比如现在苏州年轻人讲的苏州话就是融合了各种新鲜时髦词汇的苏州话,“你并不能说这就不正宗,因为这是发展了的苏州话”。

也正是看到苏州话培训的现状问题,苏州语委目前也在为开办苏州话培训班而做准备,正在准备制作专业的教材和聘请专业老师。顾卫东说,每一种地方方言都在不断发展,新苏州人学讲苏州话不仅是为了自己融入这个城市,其实无形中也为苏州话的发展注入了新鲜血液。

此条目发表在 媒体动态摘录 分类目录,贴了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